超高校级の玉佩

亲情向骨兄弟!

偶尔要来点普通的味道,不要总是hs和hs啦(卑微)

自割腿肉所以会很水,总之祝看的开心xd

尝试再放送

*我们把它换成了图片格式,方便更好的看到他们的日常生活

*请记住不要随便赌龙王,不然就会像我一样

*cp是money×honey,希望能看的开心

把一些没发过的画都一起发出来

都是各种乱七八糟的,有无偿有接龙

都是馒头精(帕厨失格x)

p1,p2是参加了塔罗企划,分别是ss杉的皇帝和error的节制

p3,p4是给列表的无偿(意念at流星,骨姐)

p5群内接龙画的candy

画风层次不齐,我很烂(哭出声)

群内给的梗,征求到同意之后发了lof

羊夫妇是真的很好嗑,但是为什么粮这么少(哭了)

想说的文内有,我就不复述了

坐了一天码出来的pf文!!

设定的是在帕帕国王的NE之后

祝看的开心——!

ooc致歉(哭)

画世界初体验——

画了只咖啡,绘制过程9:00定时上传b站,或者可以搜索我的画世界ID(和lofID相同)

(更新,审核君可能睡着了,B站视频还得再等等(鞠躬))

有bug或是不妥的地方请及时告诉我

以上——

如果UT/UF/US的帕帕嘲讽你的话?

是和(手动@珐君)群友突发奇想的梗 !

P1-2都是原帕(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怎么样让帕帕嘲讽,所以就各自想了一个xd)

P3是我的boss!

P4是珐君的审判烟枪!!

*ooc致歉

我先前排吹爆珐太!!珐太的帕帕都好🉑!!

[帕福]人生就像是现场直播(下)

*帕福cp向,自设女福,请自行避雷 

*略微沙雕向,助攻多多,帕福恋爱之路顺风顺水 

*伪全员,叙述里废话很多,小羊老G和猹诈尸预警 

*ooc致歉,ooc致歉,ooc致歉!! 

*不刀

*复健作品,我不太会写文了,所以可能观感不太好,再次道歉 

*这篇文算是一篇失败的作品叭,但是写了这么久,还是想发出来 

(这是怪物们都到了地表之后,老G出了核心,猹有了身体,小花变回小羊后的故事——) 

(↑以上角色均无戏份)


上篇      中篇 
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
伟大的Papyrus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乱中!

告白过后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天,他心中还是像有团毛线球在搅合。

他不知道怎么样处理这种思绪。

他一直把Frisk当成最好的朋友,他很享受和她一起的时间,有的时候,他会用些拙劣的幌子约Frisk出门。

多亏这些小小的自私,现在他们家有三十几瓶番茄酱,数十种不同口味的意大利面,还有十几箱泡面,足够一家三口足不出户好长时间,事实上Sans和Gaster就是这么做的。

Papyrus以前认为,那只是对于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的珍惜。

但好像不是那样。不是那种简单的感觉。

 

敲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“Paps,你已经一天没出门了,一点都不像你,bro。”Sans端着一盘意面,香气弥漫在房间。

“Sans?我只是,有些事情想不通。”Papyrus坐在床边。

“我确实很喜欢Frisk,她一直是我最喜欢的朋友。”他接过意面,吃了一口。

(吃起来像番茄意面,可这面上明明只有芝士,这到底是什么?)

“bro,作为你的兄弟,我客观的说一句。”Sans似乎一脸正经。

“不管是在我,还是在其他人眼里,你们两个都关系好的过头了。”

“先不说你总用奇奇怪怪的理由邀请Frisk出去玩,你还总习惯性的偷看Frisk。”

“我,我只是!”

“不用找借口,bro,你的视线就像是要给她做X光片一样,都能透视到她的骨头了。”

“那条围巾,你为什么总是带着?”

“因为是冬天,当然需要东西保暖啊,Sans?”

“那条围巾还比不上你的旧披风,Paps。”

“那是因为……”

“得了吧,bro。你爱穿的那些衣服,都是Frisk给你挑的。”

“——”

“听着,Papyrus,不管你有没有注意到,在Frisk身边的时候,那股感情总是从你的骨头里散发出来。你知道那是什么的,bro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Frisk在回音花园,她今天去Asgore的花园帮忙。伟大的Papyrus知道该怎么做的。”

“那是……”

Papyrus充满了决心!

“那是当然的,伟大的Papyrus从骨子里知道要怎么做!”

“一路顺风,Paps!”


●○●○●

回音花,它会把听见的上一句不断重复,一遍又一遍。

与其说是花园,那里更像是把waterfall的缩小版,偶尔还有几只萤火虫听着回音花的低语。

“爸爸,我只是害怕会被拒绝。”Frisk的声音从某朵花中穿出。

Papyrus追寻着那些断断续续的话语。

“不用担心,我的孩子,我都看……我是说,我能理解。”

“但他拒绝过我,每一次。”

“Chara告诉过我,那都是过去的时间线,不是现在,孩子。”

“你们过去的这段时间,大家都看在眼里。”

“我的孩子,一切都会出乎你的预料,G……我能感觉到。”

“我只是,还没有准备好……”


●○●○●


青色的泛着光的水流静静流淌,Frisk在回音花的围绕中坐着,她低着头检查每朵花的状态。

静谧,唯有几朵花偶尔的低吟。

“Frisk!”Papyrus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“Frisk”“Frisk!”“Frisk”“Frisk”……

一朵接着一朵,回音花开始躁动。

“Papyrus?!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“这里?”“Papyrus?!”……

“我,我有重要的事情对你说!”Papyrus小心翼翼的避开每一朵花前进。

突然的声响让水面泛起涟漪,萤火虫受到惊吓,从花间飞起,点缀了整个花园。

人类,是时候让我坦白我的心情了!”

“天哪,只有我觉得这里很热吗?”

Frisk早就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,这个开头她已经听过太多次了。

她的内心开始哭泣,但最起码还是得听Papyrus说完才能去找妈妈哭诉。

“人类,我,我一直对你说谎了。”

“我曾经说过要帮你找一个仅次于我的爱人,但是我做不到。”

“伟大的Papyrus第一次失败了。”

Papyrus双手搭着Frisk的肩,用的力却不至于让她觉得难受。

Frisk对这突如其来的不同抱有了一丝希望,但更多的是恐惧。

“我不希望看到你和别的怪物走的太近,我只想要你和我一起约会。”

“我总是找些烂借口来约你,那是因为我想多和你见面。”

“你给我挑的衣服,给我织的围巾,我都很爱穿着戴着,不光是因为他们看起来很酷。”

“我,Sans说我总爱偷看你。我知道,因为一看到你我就会心情愉快。”

“也就是,nyeh,我想,我不仅仅把你当成朋友,Frisk。”

此时,Frisk停止了思考。

她的内心已经炸成烟花,虽然摆着一如既往的脸,实际上她的心电图已经能画出整个地底了。

Frisk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,她能感受到喉咙传来的刺痛。

“所以人类Frisk,即使我没有嘴唇,也可以给你一个吻吗?”

Frisk感受到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狂欢。

她点头点到Dummy都甘拜下风,流泪流到Napstablook都惊叹不已。

沉默,青色反着荧光的涟漪一轮接着一轮。

回音花的声音逐渐远去,但萤火虫的飞舞仍未结束。

纯净的金色照应着亮起的淡淡的橙色。

看起来他们眼中只有彼此了。

 

——故事仍将继续,但谁是接下来的叙述者?也许只有他们知道。

 


●○●○●

后记——你根本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看这场直播


众怪物早就在宅龙的直播间目睹一切,流下了cp成真的激动泪水并且开始狂欢。

““wyeeeeeeeeeee!!!””

可真是吃“杉”十支巧克力都比不上看这两个谈恋爱来的牙疼。

“等会,dad,这也在你的计算之中吗?!”

“这,远远超出我的预料,真不愧是我的儿子。”

“等等,Sans!你要去哪里!”

“之后再说Undyne,我一定要去一趟!”

 

 ●○●○●

回音花园里长久的沉寂终于过去,萤火虫纷纷回归于花间。

Papyrus似乎有点局促。

“人类,你这段时间要好好注意身子!放心,伟大的Papyrus会看护好你们的!”他立刻收起慌张,咧开嘴笑着。

“pfffffff,放心,Papy,光是kiss是不会怀——”

“kid,按骷髅们的规则来说,你情我愿的kiss+两方的魔法=baby bones!”远处传来Sans的声音。

“Sans?!哈哈,那就更不用担心了,我不会魔——”Frisk摆了摆手。

“你的决心可比魔法强多了,我期待看见自己的侄儿们哟,kiddo!”听起来Sans笑的很开心。

 

“我被算计了?”经历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再大起,Frisk反而平静了。

 

●○●○●

至于三个月后的婚礼,Sans是个怎么样的骨大家都清楚。

那是最糟但是最棒的婚礼。我是指,如果Sans没有承包婚庆后勤工作,两位新人甚至连半个蛋糕都吃不上。


(END——)

[帕福]人生就像是现场直播(中)

*帕福cp向,自设女福,请自行避雷 

*略微沙雕向,助攻多多,帕福恋爱之路顺风顺水 

*伪全员,叙述里废话很多,小羊老G和猹诈尸预警 

*ooc致歉,ooc致歉,ooc致歉!! 

*不刀

*复健作品,我不太会写文了,所以可能观感不太好,再次道歉 

*这篇文算是一篇失败的作品叭,但是写了这么久,还是想发出来

 

(这是怪物们都到了地表之后,老G出了核心,猹有了身体,小花变回小羊后的故事——) 

(↑以上角色均无戏份)


上篇       下篇 
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 

●○●○●

看起来天快黑了,到了Frisk和Papyrus告别的时候。

游乐园的游客越来越少,他们坐在长椅上,喝着热可可。

“感谢你,人类!我,伟大的Papyrus,很久没有这么开心了!”不同以往,Papyrus没有穿着滑稽的战斗服,而是穿着符合冬天的大衣,原本的披风被橙色的围巾替代。

那条围巾是Frisk亲手织的,Toriel教了她好久,才终于织出这条笨拙的围巾。

Papyrus很喜欢那条围巾,只要是出门都会带着,即使那其实并不保暖。

“好了人类,天快黑了,如果我不及时把你送回去,Toriel女士会生气的。”Papyrus露出一如既往的笑容,牵起Frisk的手,但Frisk摇摇头,示意让他坐下。

(这手都牵的这么自然了,他们还没开始交往吗???)

(“nah,可能Paps自己都没意识到吧。”)

(真的假的,某种意义上的最强啊Papy……)

“怎么了tiny human?有什么问题都交给伟大的——”

“我已经不小了,Papy。”Frisk打断了Papyrus的话。

“Nyeh?”Papyrus疑惑的看向身边的人类,却与她的视线交汇。

她的眼睛微睁,Papyrus能看见隐藏在睫毛下的她的瞳孔。

纯净的金色的瞳孔,此时正倒映着面前的骷髅。

“Papyrus,这样坐在你旁边,如果是以前的我,甚至连你的肩膀都靠不到。”这么说着,Frisk将脑袋靠在Papyrus的肩膀上,头发让他感觉有些痒。

“如果是以前的我,也没办法这么轻松就摸到你的脸,对吧?”Frisk理了理头发,伸手轻放在Papyrus的脸颊上。虽然闭着眼,但那微笑还是很甜美。

(pfffff,看几次都觉得很奇特,骷髅究竟是怎么脸红的)

(闭嘴Chara,我看的正高兴呢)

(你以为你在和谁说话,Azzy?)

(孩子们……?)

((对不起,妈妈!))

“人类,你又在和我调情了吗?”为了掩饰害羞,Papyrus试图别过视线。

“哈哈,我就是喜欢看你这种反应。”Frisk笑着放开手。

一阵致命的沉默。


●○●○●

啊啊啊又来了!!

“什么又来了?说清楚点啊,Chara。”

每当Papyrus觉得Frisk是在调情,剧情就总是没办法进展!

“怎么,调情不就是说明对Papyrus有好感吗?”

对你来说是的Undyne,但是她是Frisk。

“虽,虽然Frisk很喜欢和别人调情,但不是更,更好吗?”

我想你们都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吧。

那个傻瓜,自始至终都不相信Papyrus会喜欢自己。

——她啊,从来没想去争取Papyrus过啊。

整个实验室像死了一样安静,只有荧幕还在继续放送。

……

“那可不见得,那孩子也在默默地努力。”马克杯和桌子的碰撞声格外响亮。

注意到众人的视线,Gaster比了个“嘘”的手势。

“现在是时候了,孩子,你还要再等吗?”Gaster对着荧幕说。


●○●○●

“Papy,你为什么这么乐观?”Frisk首先开口。

“Nyeh heh!因为伟大的Papyrus从来不会被悲伤打败!”Papyrus很自豪的拍了拍胸口。

明明没到闭园时间,游乐园里已经没有游客了,看起来只有灯光和音乐陪着他们了。

热可可早就不再冒热气,但他们怎么会注意到呢。

“哈哈,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。”Frisk笑着,悄悄挽起Papyrus的手。

Papyrus感觉,如果这次把Frisk推开,那么一定会有难以挽回的后果。

他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的僵硬过,明明是习以为常的肢体接触,现在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他忽略发烫的脸,努力抛开想要分开距离的念头。

“我真的好喜欢你,Papy,从好久好久之前,从这次我们的相遇之前,从第一条时间线开始,我就没办法不去想你。”Frisk一脸平和,但她能感受到心脏的鼓动。

“————”没有回应。

“你知道吗,Papy,我等这天很久了,太久了,我甚至都准备好了这个。”Frisk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红色盒子。

打开,里面是一条星型的项链。

“你就像是我的启明星,Papy,再远,再小,也永远散发着最让我平静的光。”Frisk将项链挂在Papyrus的脖子上,项链安静的躺进围巾里。

“很适合你!哈哈,哈……要是,要是觉得困扰,你可以直接说,我等你的回答!”


Frisk逃跑了。


●○●○●

“hum,这和我的想法还是有点出入,不过Frisk已经好好的告白了。”Gaster摸了摸下巴,自言自语着。

“dad,你早就策划好了吗?”思索已久,Sans终于问出口了。

“别这样看着我,Sans,我比你们还要了解你们。Papyrus一直都很喜欢Frisk,但是他分不清那和对其他人的有什么区别。但Frisk不一样,她很清楚。”

“儿媳已经到手了,是时候准备婚礼了,Sans。”

“你究竟看到了多少,Gaster?”

“Sans,我知道的,远多于你能想到的,在虚空里总能有很多收获,我只是顺水推舟。”

“……婚礼准备在什么时候?”

“就在三个月后,我很高兴你能接受,Sans。”

“heh,事关Paps的幸福,何乐而不为?”


(TBC——)

[帕福]人生就像是现场直播(上)

*帕福cp向,自设女福,请自行避雷 

*略微沙雕向,助攻多多,帕福恋爱之路顺风顺水 

*伪全员,叙述里废话很多,小羊老G和猹诈尸预警 

*ooc致歉,ooc致歉,ooc致歉!! 

*不刀

*复健作品,我不太会写文了,所以可能观感不太好,再次道歉 

*这篇文算是一篇失败的作品叭,但是写了这么久,还是想发出来

 

(这是怪物们都到了地表之后,老G出了核心,猹有了身体,小花变回小羊后的故事——) 

(↑以上角色均无戏份)


中篇       下篇 

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


 ●○●○●

(人都到齐了?) 

(那我开始讲了——) 

(咳咳) 

Frisk厌倦了。 

她思考了很久。 

她带着怪物们走出了地下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可没过一个星期,Frisk就开始回忆。 

还有很多地方没去过,还有很多对话没听过,还有很多结局没有达成过。 

于是她重置了。 

她走遍了几乎所有中立结局,看过了几乎所有对话,挖掘了几乎所有彩蛋。 

她甚至为了再次看见那个神秘人而重置了上百次。 

但是有一样东西她没有尝试过。 

——杀光所有怪物。 

做出这个抉择很难,真的很难。 

当Frisk再次重置,我依然兴致勃勃的询问这次要做什么,要寻找什么新的彩蛋。 

可我当时不知道,就连这段对话,Frisk也听过好多次了。 

“我要试着战斗,Chara。”Frisk依旧摆着平常的脸,似乎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脸。 

相信我,你们绝对不知道我有多拼命的阻止她。 

我几乎发了疯的冲Frisk叫喊,但她只是在颤抖,皱紧眉头。 

到了遗迹的尽头,我恳求她不要伤害妈妈。 

但是她拒绝了。 


●○●○●

“kid,适可而止,太前面的回忆是不需要的。” 

Sans,别阻止我讲故事。 

“得了吧,kiddo,让人不开心的事就不要再拿出来讲了。” 

“Sans说的对,小鬼!别谈那些有的没的鬼时间线,我现在要听的是那两个家伙的爱情故事!你这堆回忆听的我快急死了!!” 

“Un,Undyne,冷静一点。来,来吃点冰淇淋吧?” 

“Chara,还好妈妈现在不在这里,否则你们都不会开心的……” 

我知道了,闭上你们的臭嘴老实听我说OK?! 

“Chara,注意你的言行。” 

妈,妈妈?!你什么时候?我,我很抱歉…… 


●○●○●

咳咳,总之,我继续开始了。 

该死的,都是因为你们打断,我的情绪全没了。 

总之,无论走了多少时间线,Frisk都没尝试去伤害Papy。 

你敢相信吗,她干掉你们就是为了让Papy当上一次国王! 

Frisk是个疯子,尽管她看起来很正常。 

在涉及到Papy的事上,Frisk无条件偏袒他。 

连我都不知道Frisk为什么不愿意伤害Papy,我唯一知道的,就是她喜欢上Papy的契机。 

“Nahhhh,那你倒是快说啊!” 

“Undyne……!” 

闭嘴!我正要说呢你这咸鱼! 

“咸……?!” 

“呃抱歉各位我觉得薯片快吃完了我和Undyne去买一点回来!” 

…… 

Frisk杀光了雪镇的怪物,我寻思她要怎么杀掉Papy,毕竟她从来没有动过Papy一根头发。 

“kid,骷髅没有头发,只有一身‘骨气’。” 

你们所有人都要打断我吗?!再插一句嘴我现在就走人! 

“okay,你继续。” 

她下手了,果断到让人发指。我讶异于她这么轻易的就杀了papy。 

“人,人类,尽管如此我也依然相信你!任何人都可以变好,只要他们尝试!” 

Bang!直中红心!十环满分! 

看着Papy的头变成微笑的碎片,Frisk终于放下了玩具刀。 

我从来没有看过那张臭脸哭起来的样子! 

那看起来,真的非常的糟。 

她跪下,跪在雪上,扒拉着面前那摊沾着灰的雪,妄想把那些碎片搜集起来。 

风雪里只有她的沉默。 

我不知道她在那里呆了多久,她只是一个劲的扒拉着,用Papy的围巾把灰和雪一起包起来。 

那个傻瓜,那时候都忘记自己能重置了。 

她不断念叨着“对不起”,手冻得发紫,到最后连弯曲都做不到,她才终于停下。 

于是她跪在雪里,冻到都开始掉HP了。 

最后的最后,Frisk哽咽着挤出了那句话—— 

“我真的好喜欢你,Papyrus……” 

之后,就有了这个时间线的他们。 

…… 

你们说句话啊,别只让我一个人像个傻子一样……啥?! 


●○●○●

Alphys的实验室里,男默女泪。 

“我没想到他们的爱情之路这么坎坷……呜呜。”Asriel不断抽着餐巾纸,试图止住眼泪和鼻水。 

“这真是,意想不到的恋爱开端……”Alphys和Undyne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。 

Alphys和Asriel分享着纸巾。 

“Papyrus,他明明可以战斗的……”Undyne看上去很沮丧,同时也有无奈。 

“我的孩子,也许她需要一些心理辅导。”Toriel小声嘟哝着。 

“……” 

Sans?我很抱歉没有阻止Frisk…… 

“什么?heh,我没在生气,kid。” 

好,吧?如果你这么说的话? 

“告诉Frisk以后她一个月的伙食都是芥末酱意大利面。” 

你真的没在生气吗?! 

“但是,darling,我们到地面已经两年多了,Frisk可是连告白开始哦?” 

啥?别开玩笑!他们两三天两头就出去约会,我还以为他们早就交往了? 

“MTT说的是实话,虽然Paps很喜欢和kid一起出门,但是始终是作为朋友吧?” 

哈啊?!!那那些搂搂抱抱的肢体接触还有亲脸颊呢? 

“人,人类们不都是这样打招呼的吗?我是这么告诉Papyrus的……” 

唉,我现在知道为什么Papyrus对Frisk的调情反应那么淡了…… 

…… 


●○●○●

“嗯,大家,我知道你们讨论的很开心,但是为什么不来看看这边的直播呢?” 

远处,盯着屏幕许久的Gaster招呼众人过去。 

“我相信这会是个惊喜的。”Gaster喝了一口咖啡,露出微笑。 


(TBC……)